现在位置 > 首页 > 小楼

  小楼

       文/杨唤

 

当风和雨在暗夜里突然来访,
    这小楼乃如一株落尽了叶子的窗;
    那忧郁的梦啊,是枚白色的壳,
    我呀,就是驮着那白的壳的蜗牛。
    我,有一对耽于沉思的眼睛;
    楼,有很多扇开向蓝天的窗口。
    但,阳光的啄木鸟是许久也没有飞来了,
    不停地,我挥动着招引的手。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