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 首页 > 诗

   

     文/杨唤

 

诗,是不凋的花朵,

但,必须根植于生活的土壤里;

诗,是一只能言鸟,

要能唱出永远活在人们心里的声音。

 

可是,真惭愧呀!

那些被我移到纸上的

只是字的黑色的尸体,

诗的苍白的标本。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