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专题 > 童书八卦 > 正文

《记忆传授人》——又一个“麦田里的守望者”

2014年02月24日 童书八卦 ⁄ 共 2090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洛伊丝·劳里(Lois Lowry,1937—),美国著名作家,40岁开始发表小说,其作品主题广泛,风格多样。《记忆传授人》(The Giver)是劳里最著名的作品,曾获得1994年纽伯瑞儿童文学奖金奖。在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许多中学都把它列入必读书目。《纽约时报》称其为“一本雷霆万钧、易引起共鸣的小说”。(2014年8月,根据这部小说改编的同名电影将在美国上映。)

    

美国现代文学史上有位著名作家叫塞林格(J.D.Salinger),他写了一本著名的小说《麦田里的守望者》(The Catcherin the Rye)。小说的主人公霍尔顿·考尔菲德有一个梦想:“有那么一群小孩子在一大块麦田里做游戏。几千几万个小孩子,附近没有一个人——没有一个大人,我是说——除了我。我呢,就在那混账的悬崖边。我的任务是在那儿守望,要是有哪个孩子往悬崖边奔来,我就把他捉住——我是说孩子们都在狂奔,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往哪儿跑。我得从什么地方出来,把他们捉住。我整天就干这样的事。我只想当个麦田里的守望者。”小说并非鸿篇巨制,只有十几万字,却在发表之初就引起了强烈反响。故事以16岁的中学生考尔菲德离开学校到曼哈顿游荡的经历为主线,以现实主义笔触充分展现了美国青少年在物质繁荣、精神空虚的社会中难以抑制的愤怒与焦虑。

《记忆传授人》一书的主人公乔纳斯与考尔菲德年纪相仿,但在12岁之前,他却并没有类似愤怒与焦虑这样的情感,因为他生活在一个完美的乌托邦世界中。那里的人们以一种接近想象极限的理想化方式生活:没有贫困,没有暴力,没有不公,没有痛苦,邻里和睦,家庭美满,丰裕富足。因为这里的一切都被规划得井井有条。每年都会有50名婴儿出生,孩子由指定的“生育妈妈”孕育,由职业“养育师”照顾,统一取名,集体分配。成长迟缓的婴儿、年纪过大的老人、犯错三次的成年人都要被“释放”,以此来维持人口平衡。每个人从小接受统一、严格的教育,言谈举止不可逾矩,以营造社区和谐的氛围。八岁时开始做义工,学着独立应对生活;九岁时会收到一辆自行车,可以将活动范围扩大至整个社区;12岁时按个性和特长被统一分配职业,职业终生不变。一家人每天早餐后要围坐在一起“分享梦境”,晚餐后再次“交流情感”,讨论分析当日情绪波动的情况,用“理性”和“规范”抚平所谓的“困扰”。为了使农作物达到最佳产能,天气被严格控制,温度保持恒定,没有冬夏变换,没有阴晴交替。每个人都没有辨别色彩的能力。这里崇尚广泛的一致性,极力抑制个性发展以免凸显差异。

12岁之前的乔纳斯一直过着这种循规蹈矩的生活,然而在“12岁典礼”之后,他的生活彻底改变了,因为他被指派担任社区新一任的“记忆接收人”。这是一项备受尊崇的工作,只有天赋异禀、智力超群的人才能胜任。乔纳斯在老记忆传授人的带领下进行记忆移植,以便在适当时机能给予社区充满智慧的建议。记忆传授人可以拥有整个社区的记忆,包括以往世代的经历:那时,生活是充满喜怒哀乐的,有缤纷的审美享受,有温馨的情爱体验,有刺激的冒险行为;当然,也有战争、疾病、饥饿的痛楚,甚至是生死离别的心碎。然而,拥有所有人的记忆并没有使乔纳斯感到快乐,因为他逐渐发现了这个和谐社会不为人知的阴暗面,意识到社区制度的严重不合理:这里没有变化的可能,没有选择的权利,人际关系过于理智冷淡,缺乏对生命的基本怜悯和对差异的基本尊重,比如被“释放”其实就是被实施安乐死。最终,洞悉一切的乔纳斯决定逃离这个社区,希望将记忆还给其他人,让那些复杂而真实的情感回归世界。小说在乔纳斯对社区的美好期冀中结束,没有明确的结局,却引人无限遐思。

这并不是一部童话,但却以童话形式拉近了幻想世界与现实世界的距离,小说的性质也由乌托邦转为反乌托邦。随着故事的发展,这个乌托邦的种种弊端逐一呈现了出来:物质的丰裕难掩精神的空洞,表面的和谐建立于剥夺人们对世界的真实体验之上。乔纳斯最终选择了自我流放来实现对他人的救赎,无形之中成为另一个“麦田里的守望者”。只是他的拯救方式与考尔菲德截然相反,不是防止他人掉下“悬崖”,而是主动把人推下“悬崖”,试图让他们体验那种属于现实生活和真实生命的漩涡般的极致情感——冒险、焦虑、恐惧、痛楚以及由此获得的快乐,从而把多样性和选择权还给世界,让世界回归复杂,重返真实。因为,生活本是充满酸甜苦辣喜怒哀乐的万花筒,在生活中感受、在感受中生活,才是最宝贵的。

 

                 作者:张玲        原载:《新东方英语(中学生)》 2012年12期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