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专题 > 童书八卦 > 正文

方素珍:让绘本不只是绘本

2014年03月08日 童书八卦 ⁄ 共 3389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台湾著名儿童文学作家、阅读推广人“花婆婆”方素珍最近在北京做阅读推广活动,接受《北京晨报》采访,谈到了台湾与大陆的绘本阅读和孩子写作状况。绘本阅读对孩子的成长滋养是潜移默化的,从绘本中学写作是阅读绘本的一种意外收获,千万不能将阅读功利化。

    读绘本,制作自己的手作书

  北京晨报:通过绘本进行的读写课程是怎样的?在台湾的情况如何?

  方素珍:从绘本中萃取一些习作元素,设计可以操作的课程。台湾对绘本已经推行了20多年,感觉像呼吸一样,家长和学校在无形中吸收了讲绘本故事的理念,不用特别去上绘本写作课。不过也有老师会用一学期专门教绘本写作课程,对绘本进行一些细腻的操作,使小朋友可以得到乐趣,还可以自己做一本手作书、友情包裹等。他们如果对诗歌有兴趣,我们还可以教他们学写现代童诗。另外还可以进行绘本剧表演。我们还有一种纸质剧,有一个木箱子,图片一张一张拉出来,小朋友可以看,这也是一种阅读方法。

  抓住快乐元素,孩子写作不难

  北京晨报:其实现在读绘本是很多家长和孩子喜欢的方式,但借此学写作,快乐会不会减弱?

  方素珍:教他们的绘本,尽量要读起来有趣、幸福、快乐。里面有些写作元素,把它们抓出来教给孩子,其实不会痛苦,也不会难。孩子的作文成绩提高,不是我们强求的。而且可能需要上我们课程的家长并不一定要求孩子提高作文分数。我们的课是一种素质教育,把语文和艺术结合在一起。

  北京晨报:鼓励孩子写一些他们觉得有趣、幸福的东西,其实写作不会很难。

  方素珍:对。孩子们上这样的课,可以自己做书、写字,很开心。

  提炼“情节网”,帮孩子讲故事

  北京晨报:绘本中的什么内容可以具体提炼出来帮助孩子进行写作练习?

  方素珍:每一本绘本都不一样。要教师不断地萃取精华。比如佳句欣赏,一些语句的模型,都是其中的要素。我还有设计一种“情节网”,比较适合三年级以上的小朋友,就是把这本书先画出一个大致情节,你可以换一个情境进去,小朋友就懂得怎么去讲故事,老师要教出里面写作的元素。

  北京晨报:虽然不急于提高作文成绩,但该课程的效果如何体现?

  方素珍:在台湾,每一个县有一些语文能力竞赛,考拼音、造句、作文等。此前有一个学校,校长刚来时发现学校里没有阅读氛围,老师自己都不太读书,校长就找我去给大约40个小学老师上课,从绘本阅读开始,三个小时讲了13本绘本,有关亲情、爱情、友情,老师们觉得很享受、很有趣。他们听了我的课,回到班上讲给小朋友们听,发现小朋友很喜欢,于是整个学校渐渐有了一种阅读计划,比如星期一要晨读十分钟等,学校也去买了一些适合孩子阅读的书,还发通知给家长,让家长来当故事爸爸、故事妈妈,我会给他们培训,他们会在早上到各班去讲故事。4年后,这个以前默默无闻的学校,后来在语文竞赛中提高了成绩,这是家长和老师希望看到的,但它确实需要时间。

  在大陆开始实践,成效初显

  北京晨报:您的课程在大陆的推广情况如何?

  方素珍:在大陆,本来的想法只是出一本绘本读写课堂的书,使小学语文老师能够进行参考。比如一学期读几本?要怎么教学?2012年9月开始,我找了一位杭州的语文老师在其班级对约30位小朋友做实验。我来提供、挑选绘本,这位老师来教学。用的绘本一半是原创的,一半是引进的。但有输入也要有输出,不能只是教学,上课前有教案,我跟这位老师说,希望小朋友课后的反馈、作品反馈给我。小朋友对读图、读作品的中心意思有了一定掌握,并且觉得很有趣。

  北京晨报:多久算比较完整的课程?

  方素珍:我说我不急。就像现在在杭州教课的那位老师,就是一周一周慢慢教,可以是弹性的,但一学期要精读12本到15本书。不过由于学校的支持,他们还多做了很多相关活动。小朋友的字词、短句、短文都有进步。

  示范是最好的教学策略

  北京晨报:中国大陆现在有几个学校在进行这样的课程?

  方素珍:不多,其实起步最难。有理念的就先来做,只能先做金字塔顶端。其实大家渐渐有这种意识,绘本是一个流行的产物,但我们还可以怎么做?其实可以多面向讨论。孩子写作的题目可以从一本书引导出来,不是凭空而来。示范是最好的教学策略,如果你没有好的示范,怎样教孩子写出好的东西?这些好的示范也不是简简单单地呈现,而是要经过课程实验,把它整理出来。上次听接力出版社说,希望进行中高年级作文班培训,我说为什么没有低年级?他们说低年级的孩子还不怎么会写字,还在学拼音,怎么写作文?我说从学拼音就可以开始了,从最基础开始。比如做手提袋书,可以做成一个手提袋,孩子可以自由发挥。制式教育大家千篇一律,如果有机会接受不同的培训,可以保留孩子的想像力和创造力。

  阅读不仅靠激情,还要学校有计划

  北京晨报:这些年有没有发现大陆的阅读氛围有所改变?

  方素珍:我在大陆的第一场讲座是2005年在上海,中国的童书阅读状况现在越来越好。但阅读的确要积累,不能今天读了一本书,你的人生从此就不一样了。虽然这也有可能,但也很可能是几天激情就过去了。我来讲的场次,以前一年来一两次就可以了,现在每年要来十三至十五次。我现在一年要在大陆待四个月时间。

  学校里,早期就是请作家来签书,然后就完了,比较形式化。台湾的阅读推广已经20多年,但现在还有很多学校没有去做阅读活动。台湾最近还有一个天下杂志基金会,专门征集计划,各学校想要推广阅读,可以列一个计划,如果被选中,可以获得经费补助,鼓励一些还没有做阅读推广的学校。目前在大陆,我也在学校里进行过公开课,甚至在浙江大学讲过4000人的公开课,但只能示范,学不到太多。老师听了激情有,绘本好好听,绘本好好笑,接下来要怎么做?第一要学校愿意,整个学校要有这种阅读计划。再有就是班级,老师到底怎么去讲?我将要出版的那本读写课堂的书,像一个课件或模板,可供参考。

  读绘本有三个境界

  北京晨报:这些年您对绘本的阅读理解是怎样的?

  方素珍:一开始其实门槛很低,就是打开一本绘本。第二个境界是,自己要挑选,有的老师可以和课纲搭配,比如今天的课纲是讲家庭、家人,那么你选择的绘本就可以与家有关系。如果觉得还可以玩一些衍生活动,老师可以花一点时间去学,变成很有创意的语文老师。上海有两位老师组织小朋友演绘本剧,有来宾时可以演出。第三个境界就是绘本还是绘本,就像人生经历了很多之后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可以优哉游哉地拿出一本绘本欣赏,不一定那么花哨地去做什么,但你已经很懂得怎样去欣赏一本绘本。

 

  方素珍

  中国台湾资深儿童文学作家,长期从事童诗、童话及绘本故事的创作、翻译以及语文教科书的编写。历任海峡两岸儿童文学研究会理事长、康轩教科书编委、香港教育出版社语文科顾问、首都师范大学学前教育学院绘本阅读中心顾问。

  著有《我有友情要出租》、《妈妈心·妈妈树》、《祝你生日快乐》、《萤火虫去许愿》、《明天要远足》、《可爱动物操》、《真假小珍珠》、《方素珍童话Pizza》、《你想要一颗星星吗?》等童书,并翻译了《花婆婆》、《是谁嗯嗯在我的头上》、《米莉的帽子变变变》、《巫婆的孩子》等童书,共出版童话、童诗、图画书、翻译改写等作品八十余部。曾获洪建全儿童文学奖、杨唤儿童诗奖、《国语日报》儿童文学牧笛奖、《联合报》年度最佳童书奖等。

  

  ■方素珍作品节选

     大猩猩 

  大猩猩,点星星,

  一二三四五六七,

  数来数去数不清,

  大猩猩,伤脑筋。

 

     青蛙 

  如果你不想睡觉,

  就来听我呱呱叫,

  再来看我跳跳跳,

  我跳!我跳!我跳、跳、跳!

  哎唷喂呀!

  一只青蛙

  闪到腰。

 

   你想要一颗星星吗? 

  你想要一颗星星吗?

  我把整片夜空送给你。

  你想要一朵玫瑰吗?

  我把整座花园送给你。

  你想要一片枫叶吗?

  我把整座森林送给你。

  如果你想要一丝清凉,

  我请小雨飘下来。

  如果你想要一朵白云,

  我请清风送过来。

  如果你想要哭泣,

  我的怀抱借给你。

  什么?这些你都想要?

  我想想看!

  .......  

  那么,这本书送给你。

 

撰文:北京晨报记者 刘婷,来源:北京晨报网 http://bjcb.morningpost.com.cn/html/2014-03/03/content_274555.htm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