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专题 > 阅读大师 > 正文

“永远的桑达克”纪念座谈会摘要

2014年05月19日 阅读大师 ⁄ 共 4423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时间:2014年5月18日14:00-17:00

地点:北京东城区时差空间咖啡馆(美术馆后街77号文创园内)一楼 

嘉宾:儿童阅读研究者王林、中国原创图画书作家熊磊和熊亮、当当网副总裁王悦、新阅读研究所朱寅年、新京报书评周刊萧三郎、搜狐母婴梁田、阅读推广人绿茶、童书妈妈三川玲等。

0_2

0 (1)_2 0 (2)_2

(以下记录由水果鱼整理)

昨天下午,参加了蒲公英童书馆的读书会——“永远的桑达克”纪念座谈会,也是《野兽国》《致我兄弟的书》新书发布会。其实更像一群桑达克的粉丝一起坐下来聊天、交流的茶话会。

dsc06672_2 dsc06711_2

座谈会由蒲公英童书馆营销主管项辉主持,一开始她放幻灯片向大家介绍了一下桑达克和他的主要作品,还放了一个国外读者制作的采访桑达克的小视频。

zaixianbofang_logo_a

这次座谈会主要围绕两本即将上架的新书——《野兽国》和《致我的兄弟》展开,到场嘉宾纷纷畅谈自己阅读桑达克作品的感受和理解。

颜小鹂老师介绍桑达克的版权是在桑达克逝世以后的2012年7月份通过桑达克基金会授权取得的。这个版本的原版书是《野兽国》获奖50周年的纪念版,“从来没有哪一个版本像这个版本一样,还原了桑达克的原作。是唯一一个得到桑达克认可的版本。”编辑的时候,将美国原版书、台湾版、大陆前一个版本做了比较,其中让人最为感动的是这个50周年纪念版本中的颜色,特别是那种灰蓝调子,那么深邃、迷人。光出版《野兽国》,就编辑制作了8个多月,纸本打样打了三次,最后得到版权方的高度肯定。作为责编,颜老师开始拿到桑达克的版权非常激动,而在编辑的过程中心情特别忐忑,每个环节都非常慎重。译本最后选用的是台湾宋珮老师的译文。桑达克的作品隐喻非常多,确实很难翻译,但这个译本非常接近原作,在忐忑地向读者交答卷的时刻,希望遗憾少一些。

此次最先出版的,除了桑达克最有名的的《野兽国》,还有他的最后一本书《致我兄弟的书》。这部作品完稿于1995年他哥哥去世之后,完稿后一直被他存放在抽屉里,直至他去世后,才得以在2013年3月出版。出版后随即就成为了《纽约时报》十大畅销书。这本书颜老师说第一次看到的时候没太看懂,后来跟一个桑迷朋友聊天,才大致明白,再后来越读越觉得内涵深刻,这或许是桑达克唯一一本写给成人的书,是一个简单而又充满神秘色彩的故事,关于杰克和盖尔俩兄弟……故事富含梦的逻辑,对于我们,这是一个告别的仪式。

颜老师还介绍,蒲公英童书馆共签下32本桑达克的作品简体中文版权,将分三年陆续出版。在译者选择上非常慎重,邀请的都是名家译者,翻译都在排期中。著名儿童阅读研究者王林老师也是译者之一,他将翻译《亲爱的小熊》《在那遥远的地方》。

以下是到场嘉宾的发言摘要:

一、王林:不可遗忘的桑达克

“我最早接触桑达克是在2000年写一本儿童文学教程的时候。松居直《我的图画书论》、台湾的图画书理论书、英美的儿童文学资料里,提到在儿童图画书发展历程中,有个最不可绕过的人:一是1902年写《比得兔的故事》的波特,代表了传统意义上图画书的发端;另一位就是桑达克,桑达克扭转了图画书发展的方向,第一次通过图画书走近儿童的心理世界。在桑达克之前,认为儿童是纯洁无邪的,没有受到污染。而桑达克看到儿童心理世界是狂躁、混杂、丰富、复杂的。

一开始拿到《在那遥远的地方》,搁置了一年多,才开始动笔翻译。而当译完后,竟然发现写不出导读,最后在导读里提到了很多问题,希望和读者一起思考:被劫持的孩子、被遗弃的恐惧……同时读了《三联生活周刊》关于桑达克的报道《危机四伏的童年——莫里斯·桑达克的绘本》(陈赛/文),也相互对照思考。桑达克身上有很多标签:8次凯迪克奖得主、犹太人、同性恋者,伴侣是心理医生,两人一起生活了将近50年。童书作者的生活和童书作品不是对等的光明、温和。桑达克作品写出了孩子来自童年的恐惧,缺乏安全感、在不安的过程中生活的状态,洞察了孩子的心灵世界。

在我翻译的《给孩子100本最棒的书》中,作者安妮塔·西尔维说很遗憾的是在12万5千本书中只选100本,因此每个名家只能选一本。而事实上,书中选了两本桑达克的书,一本是《野兽国》,另一本是《小熊》。

桑达克的作品语言用词非常有意蕴,比如《野兽国》最后一句中用hot,而不是warm,hot是烫,标明孩子还会受到下一次伤害。但译文没办法求完美。

桑达克被誉为“童书中的毕加索”,但跟毕加索比起来,桑达克的作品具象得多,但是他把错乱、倒置表现在语言和图画的冲突中,绝不讨好读者。

在台湾,汉声也是出了好多图画书之后,才出版《野兽国》的,因为要考虑到读者对图画书的阅读积累。目前,大陆图画书的阅读日渐成熟,越来越多的人会喜欢桑达克的作品。

二、熊亮

自己的童年是挺难度过的,以前曾不想要孩子。快乐的日子就是去野外玩,不快乐的包括对不安全、死亡等的困惑。感觉桑达克的作品色彩很像威廉·布莱克,但是他和布莱克的宗教情怀不一样。桑达克作为童书作者中的“异类”,实际上他挖掘了一个正常世界的领域。异类并不代表不正常。负面的情绪也要心理释放。希望好好推广桑达克的书,这些书对孩子的成长非常重要。

三、萧三郎

看桑达克的第一本书是《致我的兄弟》。桑达克的书适合大人和孩子一起读。自己最喜欢的绘本是《小鼹鼠的土豆》《安的种子》。优秀的绘本是大人和孩子都适合读。如去年新京报评的《乡下狗和城里蛙》《公园里的声音》。好的绘本,大人和孩子都有收获,里面有很多深度的东西,无数的隐喻。《野兽国》是对小孩的恐惧教育,挖掘了孩子的恐惧心理。另外,很期待读到桑达克的文学随便,他的两本理论著作。

四、熊磊

因为现在改行做教育,想说说怎么读绘本。给孩子读绘本要留门。做教育留不留门很重要。犹太人优秀的很多,桑达克的犹太人身份值得注意。桑达克的书,其实可以引导孩子关注更远的东西,如里面《致我兄弟的书》借用了莎士比亚《冬天的故事》中关于兄弟的主题,这点可以向孩子介绍,对将来深度阅读会有帮助。

五、朱寅年

更多从教育角度看《野兽国》。桑达克有压抑、痛苦的童年。现在孩子的童年是否压抑、痛苦?网络时代,父母、学校对孩子的期待,都无法走近孩子的心理世界。很多孩子讨厌屋檐下的家庭、校园。每一个野兽就是每一个离家出走的孩子。事实上,今天的孩子走不出压抑的氛围,桑达克的书能走近孩子的心灵。近年来,童书的价值被重视,但童年的秘密远远没被发现。每一个作家、艺术家的作品多少都和童年相关。因此,向这么伟大的作家、画家致敬。

六、某作家  

《致我的兄弟》两遍没看懂,是读了这本书,才知道这位童书大师的。《野兽国》要明朗些。假如童年时代能看到这本书,现在或许不是这样。童年非常痛苦,希望忘掉童年,因此不想要孩子。看了《野兽国》,作家肯定有非常黑暗的童年,可是作家用爱征服了恐惧。想起前阵子一个很热的话剧《枕头人》,是个黑暗的童话故事。严肃文学道德也是爱。

看了最开始播放的关于桑达克的短片很感动,觉得桑达克的声音是从心里出来的,他一直和童年相伴。他虽然不信宗教,却是爱的传教士,真实面对人性。我们的社会,我们的孩子需要这样真实的人格、心灵教育。

七、绿茶

对桑达克描述童年很有感触。我自己小时候从家到学校,每天都有四个怕点:1.一出门,角落看到蛇的地方;2.厕所,那里曾经淹死过人;3.亭子,听长辈讲过那里的恐怖故事,害怕;4.还有一个类似的害怕的地方。

每天要经过这些地方的时候,都会停下,等有人过去再过,或者飞奔离去。

这些心理的恐惧一直到很大以后才敢讲出来,释然。而现在感觉,想起童年的恐惧仿佛很温暖。

现在是全职奶爸,孩子一岁四个月,在给孩子看书的过程中,比如噼里啪啦系列,孩子一看到鱿鱼就扔掉书,然后过一阵子会专门找鱿鱼。看《野兽国》,看到野兽的牙齿害怕,但又会专门看。孩子在阅读这些书的过程中,是在修炼,是克服恐惧的过程。

八、某媒体人

感觉绘本是社会童心。如果有一天发现看不懂安徒生童话,说明童心就没了。看过一本书《群众和权力》,破坏欲是一个人不断成长的东西。孩子内心情绪是常态化的。看过盖茨培养孩子的一个视频。任何孩子都有脾气,需要简单的喧嚣。小时候接触的负面东西对孩子的成长有影响。自己小时候数学成绩特别差,语言成绩特别好,数学和语文课本都是用不同名字的。感觉《野兽国》就是绘本版的《西游记》。

译林出版社出过一本《幸福》,提到,悲哀也应列在幸福里,像美丑并存一样。

大师老了,书还在。看书,能和大师同步。

九、当当网王悦

自己的童年很美好,所以现在是个透明人。《野兽国》原来的那个版本卖得一般,现在这本色彩比原来的淡多了,色彩是透明的,能看见很远地方的星空。希望大家多推广这本书,有更好的销量。

十、搜狐母婴频道梁田

我的身份是家长,有两个孩子,小女儿喜欢读一些我们看来很奇怪的书。桑达克的这本《野兽国》,是小女儿自己选的一本英文书,非常喜欢,后来她看了桑达克的一系列书,写过一些书评。历届美国总统都很看重这位大师。桑达克的书首先打动的是孩子。不像大多数绘本是大人灌输教育。因此,小孩会更喜欢看桑达克的绘本。

小孩有很多自己的能力、可能性,很强的能量等待释放。

十一、某音乐人、美术活动策划人

《野兽国》原版是在伦敦淘到的。买书很迅速,没考虑其他因素,主要是看画面。当时吸引自己的反而是里面黑暗的画面。

这书很牛,孩子到了野兽国平衡自己,释放征服感。即使不了解桑达克,也能感受到桑达克。中国的孩子接受起来没有隔阂。

但这又跟一些温暖、阳光的绘本不同。

十二、陈赛,在《三联生活周刊》介绍过桑达克

因为很早以前做过一个童书专题,有机会去美国采访,没有联系上桑达克,但看到了《纽约客》上对桑达克的专访,自己的文章很大程度上参照了那些资料。

其实桑达克童年并不是那么悲惨,是生活在一个中产家庭,只是有一些亲戚留在德国。

后来看桑达克给其他作家的书配图,如《变形记》《蝴蝶屋》,画面都表现了他童年的寂寞。其实,每个人都应该在小溪边安静地倾听。

十三、童书妈妈三川玲

很高兴因为自己的微信平台,被作为媒体邀请。我的微信平台是站在小朋友、家长的立场推荐童书的。小朋友、家长都不需要被教育。写童书推荐,是从小朋友的需求角度考虑的。介绍书时,我发明了一些词汇,如“非虚构作品”。

我在广州生活了18年,广州是个富裕的城市,可是100公里以外很贫穷。童书是有很多幻想的。我最早是在郝广才《好绘本如何好》里知道桑达克的。最近在编儿童心理催眠故事集,介绍很主流的治疗小朋友的方法。桑达克的书有这方面的治疗作用。从儿童心理角度,很容易理解桑达克的书。我很赞成向家长介绍桑达克绘本的时候,不要那么完全地介绍桑达克。但他的书中那些提到的背景知识,如荷马史诗、莎士比亚,反倒应该向孩子介绍。

(整理/水果鱼)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