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专题 > 童书八卦 > 正文

梅子涵讲座《图画书能给孩子些什么?》讲稿整理

2013年07月07日 童书八卦 ⁄ 共 5260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主讲人:梅子涵

时间:2009年11月26日下午2:00-4:30

地点:南京市第一幼儿园报告厅

听众:全国各地幼儿教师、幼儿园园长、图画书编辑、图画书爱好者

整理:水果鱼

先讲一个概念。图画书,英文名是picture book,也有人把它叫绘本。但是我提倡叫“图画书”。图画书诞生于欧洲,从欧洲传至亚洲的日本,日本人把它叫“绘本”。图画书又从日本传到我们的台湾,台湾人沿用日本的叫法叫“绘本”。图画书又从台湾传到大陆,大陆沿用台湾的叫法,也叫“绘本”。这就像小狗咬尾巴,后面的一只咬着前面的一只。从诞生背景和对儿童的意义来说,叫“图画书”比叫“绘本”更合适。绘本的概念已经不符合它原来的概念了。所以我在推广儿童阅读的时候,提倡用“图画书”的概念。

   图画书《雪人》是一本著名的无字图画书。后来英国拍成了动画片《雪人》,讲座现场播放该动画片的主题曲《Walking in the air》,以此来开场,调动起大家对图画书的感知情绪。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659678/v.swf

      Walking in the Air  

We’re walking in the air
We’re floating in the moonlit sky
The people far below are sleeping as we fly

We’re holding very tight
I’m riding in the midnight blue
I’m finding I can fly so high above with you

Far across the world
The villages go by like dreams
The rivers and the hills
The forests and the streams

Children gaze open mouthed
Taken by surprise
Nobody down below believes their eyes

We’re surfing in the air
We’re swimming in the frozen sky
We’re drifting over icy mountains floating by

Suddenly swooping low on an ocean deep
Rousing up a mighty monster from his sleep

We’re walking in the air
We’re dancing in the midnight sky
And everyone who sees us greets us as we fly
   

       《雪人》讲述了一位小男孩与雪人成为了好朋友,雪人带他到天山玩,当雪人发现太阳渐渐升起的时候,带着男孩回家了,回家后男孩睡着了,当他醒来的时候雪人已经化为了水。这是一本无字图画书。没有文字的图画书不等于没有故事,有文字的图画书也不等于有故事。所有的故事来自于阅读,来自于我们的眼睛和观察。

      文学的图画书给孩子的首先是文字。读着听着一个图画书的故事,一个孩子就过上了文学的生活。人需要文学的生活,童年也需要文字的生活。大人习惯思考:图画书给孩子什么教育,给孩子什么价值,给孩子什么人生的意义?

   图画书首先给孩子文学的记忆。这是人的需要。大人们不要任何时候都把教育、人生意义高高放在脑袋上。要把文学在童年给孩子。就像大家听音乐一样,音乐首先不是给人的教育,而是给人以诗意、轻松、旋律的激荡、记忆的回生。图画书首先给孩子种文学的生活。这对于习惯了幼教思维的老师需要渐渐理解。因为你们头上、口袋里、心头、浑身上下全装满了教育。你们慢慢去衡量吧,相信你们会相信我的说法。

   图画书还给孩子什么?

   图画书是有图的,有红、黄、绿、蓝、紫、黑、白等各种颜色。

   图画书给孩子颜色,给记忆以颜色,给生命以活力,给精神以审美。

       一个只有黑白记忆的人生难以昂扬的,会缺乏热情,生命会显得暗淡。鲜艳的颜色里有性格开朗、胸襟大度、思维活跃。颜色是能够影响一个人的性格成长的。传统教育往往重视主题教育。我们还要重视颜色给孩子什么。刚出生的婴儿看不懂什么、听不懂什么,但是他们能感知颜色。图画书里鲜艳的颜色他们是能读到的,用手摸一摸,是能摸进记忆里的。亮亮的有颜色的环境会、变成孩子后来性格的背景,会影响性格的。

       我很推崇美国诗人惠特曼的《一个人慢慢地往前走去》,他说:一个孩子每天往前走,他看见的是什么,那么它就会成为他的一个部分。

       一个人最初见到的,会成为他未来生命的一部分。鲜艳的图画书成为一个生命最到的前面。阅读包含的内容很多,触摸、聆听、看图等等,都是阅读。要从现代角度理解阅读。图画书是学前至小学低年级最基本的书。欧洲孩子已经很习惯很喜欢这种读物。我想,作为一种学术想象,欧洲人很容易阳光灿烂,跟他们阅读图画书有没有关系呢?图画书进入欧洲孩子的生活至少有100年了。

      10年前,我在中国第一个介绍图画书。德国作家画家雅诺什一生写了200多本图画书,现在他生活在德国的一个岛上(差不多是疯了,天才是很容易疯的)。10年前,台湾信谊刚准备进入大陆的时候,征询我的意见,我推荐的书目:第一本是《猜猜我有多爱你》,第二本是《逃家小兔》,第三本是《爷爷一定有办法》。这些书,现在大家都已经熟悉了。现在有点常识有些教养的父母都喜欢《猜猜我有多爱你》。跟十年前相比,阅读的思维正在改变。图画书能给孩子颜色。颜色能造就孩子的性格。艺术和文学对人的影响是微妙的。

      我对大家说,有一个原则和真理要相信,不要任何时候都怀疑。读图画书的人心里更温暖,更明亮。摸着图画书,颜色可以摸到记忆里。早年的影响是最重要的。幼儿教师是最重要的,你们是最重要的。你们有两种,不,是三种,是四种身份:幼儿园老师、妈妈、奶奶或外婆、人。

   图画书还给孩子知识。看重我讲的前面部分的人,是浪漫主义者;看重我想的后面部分的人,是现实主义者。现实主义者是教不好图画书的。图画书是浪漫主义的。

      图画书给还子知识和智慧。如这本《一寸虫》。一条青虫路上碰见了知更鸟......让孩子认识了各种鸟的特征,书中充满了各种智慧。能力难以比较,每个人都有能力。青虫聪明,遇到危险时聪明。能力可以降服一切。每个人都想到自己的能力,记住自己的能力。比如我当知青的时候,打架时跑得快。每个人都是最大的。这点要记住。

      用最适合的语言读图画书给孩子听。图画书浅是因为看的人目光肤浅。读到则深。一本书最后的价值在你的眼睛里,是一个会阅读的人赋予它的。这是现代接受美学的理论告诉我们的。一本书如果没有人读,它是没有价值的。

      图画书《换一换》很适合幼儿园的孩子读。毛绒绒黄色的小鸡遇到了各种动物,和它们互换声音。图画书是一种可爱的书,成长的路途中要学习各种能力。成长是会学习,会吸收。要直面生活中的困难向前走。

如图画书《母鸡萝丝去散步》,鸡要走鸡的路,狐狸要走狐狸的路,狐狸如果走鸡的路,势必会遇到麻烦。

一个小孩读完这本书说:妈妈就像书上的狐狸,我出去玩她总是跟在我后面。成年人不放心孩子的成长,总是猥琐地跟在孩子后面。一切问题和隐患都在18岁以后显现出来。如男孩有女孩的性格等等。

      图画书可以给成年人什么?智慧。很多父母比老师读图画书更投入。

       图画书还可以给孩子爱。图画书里遍布爱。图画书和儿童文学都是爱的文学。比如《嘭——嚓》《和爸爸一起散步》《感谢这世界》《妈妈的红沙发》《安娜的红外衣》。

      有些爱上我们生活里容易看到的,有些是不容易看到的。比如《再见,房子》是一本典型的低幼图画书。小熊一家要搬家了,小房子孤零零地站在那里。窗户上小房子的眼睛。这种感情不是生活中的,也不是现在中国人有的。现在中国人都在抢房子,恨不得明天买的房子昨天就住进去。

      不懂得缠绵的民族有什么希望?缠绵的情感上优秀民族的表现。在小房子里出生,经历了冬夏,经历了幸福,不要那么容易忘记。说再见是一种情感。让孩子小的时候有这种情感体验,不至于长大以后,对于什么都是一挥手就走。比如,每年6月,幼儿园大班的孩子要毕业了,可是孩子们有没有集体对幼儿园,对幼儿园的教室、操场说声再见。人是需要有仪式的。孩子对小板凳、床、桌子留恋。所有爱的情感是连在一起的。爱的平原是连在一起的。《再见,房子》的作者画者,也是《月亮,生日快乐》的作者画者。孩子有时候不知道抬头看树。教孩子时,有时不要什么都告诉给孩子。要让孩子体悟。《月亮,生日快乐》大人们以为是回声。实际上不是。这是你给予爱的朋友给予你的回应。把朋友的快乐惦记在心里。朋友也会把你把关于你的快乐惦记在心里。

      要教会自己和别人打招呼。中国人有时会忘记对别人说“你好!”。比如,在电梯里,三个陌生人,实际上是三个会呼吸不会笑的死人。人一多,中国人会捂紧自己的口袋。这形成了一种习惯。现在很多孩子连“谢谢”都不会说。对人说声“谢谢”,别人对你说声“谢谢”,都会带来感动。要把这种习惯、语言和问候带给孩子。其实,人们每天都是在灿烂的阳光下行走,一个人从早到晚都生活在爱中。而有人喜欢把窗帘拉紧,像耗子一样生活。

     分享一本图画书《感谢这世界》。

      你能想到图画书给孩子什么,就给孩子什么。你不能想到的,图画书也能给孩子。比如,死亡、离开。如图画书《爷爷有没有穿西装?》《獾的礼物》《爷爷变成了幽灵》。

      图画书在儿童文学里是一首诗。死亡和离开就像走进一个长长的隧道的感觉。推荐一本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马提与祖父》。描写一位小男孩马提,看到即将离世的爷爷,并没有像家人一样痛哭,却站在一边胡思乱想,他突然听见爷爷开口邀他去散步,于是马提与祖父在虚幻与现实的生死交界处开始了一段奇异的旅程。

      我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每晚8:30到9:30“品味书香”栏目讲儿童文学。主持人听得泪流满面,我也讲得泪流满面。在浪漫、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里,哭是短的,笑是长时间的。优秀的作家懂得生命,更懂得童年。儿童文学作品里的难过不是绝望,而是和诗意的思考连在一起的。给孩子的是一种故事,是情感、爱和想念。

      图画书还给孩子战争。如描写二战的图画书《铁丝网上的小花》。这是发生在德国小城的故事。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有一个小女孩叫做白兰琪,他无意间发现一个集中营,他看到有些小孩被关在铁丝网后面,白兰琪觉得他们很可怜,就给他们食物,最后他们的城市被攻占了,老百姓纷纷逃亡,白兰琪却想再看那些小孩一眼,没想到却被军人当成敌人,而被射杀了……是一本试图借助图像和文字两种媒介来向懵懂的孩子讲述毁灭与重生的书。这是一本让人看过之后会战栗、连心都会哭泣的图画书。故事的结尾凄美感人,女孩死了,她生前曾经站过的土地上,星星点点地开出了与她那红色的蝴蝶结一样鲜红的番红花。小女孩拒绝当一个旁观者,而以她纯真善良的心和不求回报的善行,融化了冰雪,带来了光明。

      日本图画书《妈妈你好吗?》是一个小男孩在母亲节写给妈妈的一封“控诉信”,原来在妈妈眼中很多没用的东西在孩子看来却是异常珍贵的。里面的单亲却处理得很模糊。我们一起来读一读这本图画书。

  现场Q&A:

  Q1:图画书有故事思维,作者是代言人。选择图画书时,什么样的图画书适合孩子呢?

  梅:为不同年龄的孩子选图画书很难。这要求选图画书的人从最初喜欢图画书的层面向专业层面前进。前提是多看图画书。之后,渐渐才知道什么样的图画书适合孩子。有的图画书适合小班,有的适合中班,有的适合小学生。如《一寸虫》带给大班的孩子很合适。可是其中有很深的哲学,不必把很多东西在这个年龄段都给孩子。把适合他们的给他们就好。老师们要把残留在心底的农民意识拿掉。把所有东西都给孩子是在败坏。但是作为选书的成人作为阅读者要读到更多的东西。你可以听专家的意见,但不要总听专家的意见。相信,未来中国幼儿园招聘幼儿老师,懂图画书是一个要求。渐渐多读,要靠眼光和挑选的力量。

  Q2:我来自发生地震的四川汶川,图画书确实给人生道路更多影响,希望梅老师以后去汶川给那里的孩子们讲学。

  梅:汶川我去过,不过没去过你那里的幼儿园。希望以后有机会去。在幼儿园逐步开展图画书阅读,是一种好的现象。图画书属于浪漫的人,也属于不浪漫的人,会让不浪漫的人变成浪漫的人。图画书和童话应该属于中国。谢谢大家!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