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童书推荐 > 儿童绘本 > 正文

母鸡为什么过马路? | 鸡年的礼物

2017年07月03日 儿童绘本 ⁄ 共 2380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母鸡过马路”引出的阅读游戏

母鸡为什么过马路?这在英语里是个类似脑筋急转弯的笑话。不同的人会说出不同的答案,比如母鸡看见马路对面有小鸡;绿灯亮了;大灰狼来了……大卫·麦考利从小就喜欢幽默,对于“母鸡为什么过马路”“什么东西黑白相间,随处可见”这样的经典笑谈,他不仅有自己的解说,而且还在后来创作时,把幽默和相关思考别出心裁地编成故事。于是,便有了耐人寻味的图画书《母鸡为什么过马路》和《黑与白》。

    这两本书都是大卫·麦考利所著,国内由耕林童书馆出品

《黑与白》因为获得过美国凯迪克金奖,并且国内引进出版得早而为我们所熟知,读这本书,我们都会惊叹原来图画书里的故事可以分区块、分线索交叉叙述、多种组合阅读;几次翻看,却仍好奇大卫·麦考利到底在讲什么。大卫·麦考利的故事类图画书最令人着迷之处便是,吸引读者探讨故事的读法和寓意。《母鸡为什么过马路》也是如此。

《母鸡为什么过马路》比《黑与白》早出版三年,二者却有着密切的联系,在叙事和图画上都是明显的大胆探索。还记得《黑与白》第四个故事中的那个逃犯吗?《母鸡为什么过马路》介绍了他的来历。原来他叫倒霉丹,是个小偷,四处逃窜。

那么,倒霉丹和母鸡过马路有什么关系呢?故事一开始,是因为母鸡跑着过马路,吓惊了一群奶牛。

奶牛接着冲上一座旧桥,踩塌了旧桥,掉进了桥下路过的火车。

而火车上坐着倒霉丹,他因为偷了东西正被抓往监狱。趁着奶牛掉进车厢引起的混乱,倒霉丹逃下了火车。之后,他慌张地跑进树林,而树枝把他的包裹刮破了一个洞,从洞里掉出了他偷的一块金表。一只喜鹊看见了这块金表,飞落下来叼住往上飞,可是没飞多远,金表太重了,掉进了弗莱彻太太家的水箱。

碰巧的是,金表堵住了水管……

就这样,不可思议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连环发生。更出人意料的是,经历了这些凑巧、不凑巧、偶然发生的连环事件后,倒霉丹被地毯商店的一个小伙计绊倒,进而被警察抓住了。倒霉丹又坐上了去往监狱的火车,而火车开向一座旧桥。与此同时,桥头的马路对面,小镇上的人们正在饭店聚餐,庆祝抓住了倒霉丹。恰巧,绊倒倒霉丹的那个小伙计点了一只母鸡。

于是厨师拎着斧头出来,追赶母鸡。所以,我们看见母鸡跑着过马路。可奇妙的是,母鸡过马路的时候,又吓惊了一群奶牛,奶牛、旧桥、火车……最后的场景又回到了故事最初。

母鸡为什么过马路?我们带着疑问阅读故事,却看到因为一只母鸡过马路引发的类似多米诺骨牌效应的一连串趣事,而最后又回到了一只母鸡过马路。这只母鸡还会再次引发奶牛踩塌旧桥掉进火车、倒霉丹逃脱等一连串的事情吗?或许会,或许不会。但大卫·麦考利巧妙地为我们构建了这样一个有趣的想象空间和探讨话题。

世界是圆的,万事万物都有内在的联系。一个再微小的力量或毫不起眼的改变,也会引发翻天覆地的变化。《母鸡为什么过马路》中的叙事很容易让人想起西方的一首民谣《铁钉与国家》:“少了一枚铁钉,掉了一只马掌;掉了一只马掌,瘸了一匹战马;瘸了一匹战马,摔了一个将军;摔了一个将军,败了一场战争;败了一场战争,亡了一个国家。”

生活中有很多类似的连锁事件发生,于是,人们总结出多米诺骨牌效应、蝴蝶效应、混沌学说,甚至多宇宙理论等来解释,来思考人生中的选择与偶然性,终究是追问我们为什么是现在的样子。而大卫·麦考利巧妙地把这些编织进图画书,更高明地是讲述了一个环形故事,并在故事最后,打破了因果定律、时间逻辑。在连环叙事中,结果也可以变成原因。也许在我们大人费心琢磨故事的寓意时,孩子们已经知道怎么来玩这个故事了。没错,随便翻开任一页都可以作为一个故事的开始,继续讲下去,又讲回来。书名也可以改成“为什么奶牛冲上旧桥?”“为什么弗莱彻太太爬上梯子?”等等。

其实,大卫·麦考利不只讲了一个环形故事,还通过画面讲述了更多的故事,比如倒霉丹边逃跑边行窃,警察沿路发现赃物最后抓住倒霉丹的故事等。仔细观察画面,倒霉丹被刮破的包裹,除了掉了金色的怀表,还沿路掉了项链、手表等很多首饰,而这也正引起了三名警察的注意,拿着放大镜仔细观察和记录,直至随着这些线索找到倒霉丹。而倒霉丹在逃跑途中还不忘作案。比如卡车路过弗恩地毯商店的那个跨页,那些分割的图框正是倒霉丹一路行窃的写照:闯入民宅、偷钓鱼人的钱夹、偷路人的相机。

页面翻过去,他又潜入了克莱珀柯公馆偷窃。画面上虽然没有出现倒霉丹,但门口检测首饰的警察和公馆院内散落的珠宝,正暗示了倒霉丹的行踪。果然,克莱珀柯的昂贵珠宝失盗,最后警察在克莱珀柯公馆的花丛里抓住了倒霉丹。

大卫·麦考利的画面还有很多细节,饱含幽默,能给读者带来阅读发现的乐趣。比如,疾驰的消防车上小狗的斑点飞出身外是怎么回事呢?

再如,露露老师在花园里埋烂电视的时候发现了什么呢?那个发现物只画了一个局部,很像前页双胞胎兄弟家浴室的马桶,而翻到下一页,居然是个庞然大物,果然是重大发现。

这些谜点,简直是在吸引读者构思更丰富的故事。由奶牛、火车、倒霉丹延伸出去,大卫·麦考利又进行了叙事探索,创作了另外一本书,也就是《黑与白》。如果说《母鸡为什么过马路》是环形叙事,《黑与白》是网状叙事,那么,把这两本书合起来看,《母鸡为什么过马路》和《黑与白》是不是又各多了一层有趣的解读呢?

在《母鸡为什么过马路》的献词中,大卫·麦考利把这本书献给汤姆·斯格罗斯。汤姆·斯格罗斯是大卫·麦考利就读于美国罗德岛设计学院时的绘画老师,对他的绘画创作影响深远。大卫·麦考利从中受到的最深刻的教诲便是:绘画不要只看到表象,还要看到事物的构成、事物背后更深刻的东西。这恰是大卫·麦考利的创作要义。

大卫·麦考利曾说“阅读是一次旅程”,而他总是能为读者提供难忘的旅程和有趣的阅读游戏。他曾描述一本书的理想状态:孩子和大人同看一本书,各得其乐,各有收获。显然,《母鸡为什么过马路》和《黑与白》已经无比接近了这种理想状态。

(文/ 杨兆鑫)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