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专题 > 童书八卦 > 正文

如果我给孩子讲故事的时间都很少,怎么还会有空和孩子讨论呢?

2013年11月19日 童书八卦 ⁄ 共 1613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只有想办法再抽出更多时间!如果这听起来似乎是痴心妄想,不妨想一想作家阿尔菲·寇恩(Alfie Kohn)有关教育的金玉良言:“身为一位教师,特别是中学、高中或大学的教师,当他坐下来安排一堂课或考虑学生对自己的评价之前,他应该先问自己这样的问题:‘当学生10年后回忆这堂课时,我希望他们能记起什么?’我在教高中和大学学生时,如果曾经问过自己这个问题,那么当时心中一定相当不安,因为我自己很清楚实际的情形,我不知道是否能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这个问题。事实上,课堂里往往只是学生们一张张迷惑的脸、离题的理论,或从书上选出一段毫无系统的段落或假设来讨论而已,我们真该问问自己到底在教室里教些什么。老师们有时都等到冬天即将结束了,才教学生用雪来做精巧的雕塑。”

就像我之前提到的,在读完故事之后的讨论非常重要。那些有较多课堂讨论的班级,学生阅读课的成绩也较高。在本书第五章,我解释了“讨论”这件事在欧普拉的读书俱乐部里成功扮演的角色,而这个俱乐部曾经让30本以上的书跃居《纽约时报》的畅销书排行榜,然而排行榜上的书,有多少是由于大学教授或高中老师引导孩子阅读而成为畅销书的呢?

非常遗憾,在学校里,学生很少有机会参与讨论,即使有,老师们通常也不允许学生发表太长的言论。研究显示,大部分老师在提问之后,通常只等待1秒或更短的时间就叫学生回答。然而,有更进一步的研究指出,如果老师们能够多等3—5秒钟,学生将会更踊跃地回答问题,而他们的逻辑思考能力和对复杂问题的思考能力也会有明显的改善。1992年,一些实习老师对537个幼儿园到六年级班级的上课情形进行观察,他们发现,读故事之前或之后的讨论时间,平均少于5分钟。

在比较高的年级里,这种情形也并没有改善。1990年,有一项研究是观察15个大学班级,共331名学生,结果发现,总共900分钟的上课时间内,学生只问了49个问题,也就是每小时3.3个问题,这和幼儿园的孩子持续不断发问的情形比较起来,真是少之又少。

到孩子多大时,就该停止给他读绘本了?

我了解在陪孩子长大的过程中,有时候家长难免会觉得不耐烦,但当我听到以上这个问题时,总是感到气馁。事实上,好的故事书就是好的故事书,不论书里面是否有许多图画。就像在博物馆内展出的画一样,并没有一堆文字写在画的下方,但这些画仍然能够令我们感动,不是吗?

据我所知,有一个托儿所的老师给孩子们读朱迪斯·凡尔斯特( Judith Viorst)的《亚历山大和超级恐惧的日子》(Alexander and the Terrible, Horri?鄄ble, No Good, Very Bad Day),而有一所学校的英语老师每年朗读两次这本书给他的高二学生听,第一次在学期刚开始的9月,而第二次通常是应学生的要求,于次年6月再读一次。事实上,不同年级的每一个班级都应该将某一本绘本列在朗读的书单上。

许多美国的学生从小学中年级开始,就不再有人经常读故事给他们听了,而且这些学生自己也不会把阅读当成一种消遣。我记得有一天我在加利福尼亚州给一群九年级的学生演讲,在21位学生中,竟然没有人听过魔笛手的传说,也没有人听说过莱特兄弟,而只有两个人听过《圣经》里的大卫和歌利亚的故事,这些学生的文化生活似乎太贫乏,极需要被填补。

对于儿童时期已经错过一些绘本的青少年,以下是一些可以选择的书:罗伯特·霍尔(Robert Holden)的《哈梅林的魔笛手》(The Pied Piper of Hamelin)、《睡美人》,以及芒罗·利夫(Munro Leaf)《爱花的牛》(The Story of Ferdinand),它在50年前将《飘》(Gone With The Wind)挤下畅销书排行榜第一名的位置。在美国,有许多高中生父母,仅纽约市,就有12000名幼儿园小朋友的母亲是十几岁的大孩子,如果这些大孩子本身对陪孩子成长的童话故事一无所知,那他们又怎么会和自己的孩子分享这些故事呢?

 

选自吉姆·崔利斯著《朗读手册》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


×